公子浣

【瓶邪】

        当吴邪站在悬崖边看着下面白茫茫一片的时候,心里突然有点莫名的期许,期许着还会有一个喜欢穿着藏蓝色连帽衫的男人冲下去救他,可是他现在,在一个风都不一定能到达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    后悔吗?当然后悔,早知道是现在这种情况,他就不会进那个什么鲁王宫,不会好奇心旺盛的继续探究下去。可是如果让他从新来过……他也说不好,或许他仍会做出当时的选择吧